登录
注册
行业热点-黄灿然:摄影师与哲学家
黄灿然:摄影师与哲学家
责编: 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 2013-07-19 来源:浙江摄影协会 点击:3414 次  【打印

摄影师迷上哲学家

  斯蒂夫.皮克现时是《纽约客》摄影师,他花了二十多年时间追踪拍摄哲学家。他在《纽约时报》发表文章,谈这段经历。他说,在大多数情况下,哲学家都存在于公众视野之外。可是,当我们反思人类那些燃烧得特别明亮的时代,基本上我们记得的都是哲学家。尽管哲学家在某个时代无人知晓,但是某个时代的哲学家,都要比贵族、政客、演员、歌星和体育明星更长久地留在集体记忆中。由于在世名声与后世名声之间这种差异,我们现有的关于这些思想家的记录,总是比我们应有的少。皮克自称,他这个计划虽不算野心勃勃,但他希望能为这个时代的哲学家留点记录。

  话说二十多年前,皮克担任《面孔》等杂志的摄影师,拍摄著名文化人物:音乐家、艺术家、演员和小说家。有一天他接到一个任务,要他去拍摄哲学家、新实证主义代表人物阿尔弗雷德.艾尔。他对艾尔所知甚少,只知道他是继罗素之后英国哲学界的翘楚。他被告知,艾尔病得很重,拍照时间只有十分钟。当他进入艾尔的房间时,艾尔戴着氧气呼吸筒。结果,他们竟然瞎聊了四个小时。他说,他不知道为什么艾尔如此吸引他。可能是艾尔本人的魅力,也可能是哲学家总有某种神秘性和权威。由于这次会谈,他便想多了解其他哲学家。他说,他也替不少电影导演拍过照。但是,他与电影导演的关系跟他与哲学家的关系是十分不同的。由于他是摄影师,熟悉电影业,这使他具备专业知识去作出个人判断,知道这些导演的轻重。但是对哲学家,他也像大多数人一样茫无头绪。

  他说,受到哲学界同行赞赏的哲学家,与偶尔进入公众视线的哲学家是很不一样的。这些哲学家大多数都不是那种与媒体有接触的人,相反,从他多年与他们接触的经验看,他们的心态都不是那种爱交际的心态。

  在认识艾尔之后,皮克想出一个办法,让每位被他拍摄的哲学家推荐三位他欣赏的哲学家。结果是,品类繁多,五花八门,他原本打算拍摄十五位哲学家,想不到一拍就是二十多年。不过,当时艾尔向他推荐的,是四个而不是三个:伯林、迈克.杜梅特、特德.杭德里克和彼得.斯特劳森。他们每人又向他推荐三人,而且重叠者并不像他预期的那么多。很快他又想出一个办法:如果一位哲学家被另三位哲学家提过,那他就去找这位哲学家。最后,他拍摄的哲学家,将近二百位。

  哲学家们的自白

  也是《纽约时报》,刊登了被斯蒂夫.皮克拍摄过的哲学家们的自我介绍。皮克把哲学家照片汇编成册,并让每位哲学家写一段自白。现在已出版第二册了。

  中国诗人常常会被要求在某诗选或某专辑或仅仅是发表一首诗时,写一段自己的诗观。哲学家们也被要求这样做,就罕见了。因此,撮译几段来娱乐读者。

  任教于麻省理工学院的印度裔哲学家蕾.兰顿说:“我父母一度用圣保罗的话警告过我:小心徒劳无益的哲学。(不知圣保罗是警告小心哲学,还是小心无益的哲学?你得被罚去搞点哲学,才能领会其中含义。)唉,我还是爱上哲学,可能还是徒劳无益的哲学。我曾提出,康德关于我们对事物本身无知的说法,是一种关于对事物固有的本质无知的说法。但是徒劳─我没法说服任何人。在政治哲学方面,我(还有其他人)曾提出,色情作品使妇女处于从属地位。再次徒劳─我们没法说服任何人。哲学不见得是徒劳的:它帮助我们理解世界,有时还改变世界,使它变得更好。但哲学的力量不在于它的实用性。诚如亚当.斯密所言:疑惑……且不期望从对它的各种发现中得益,是促使我们研究哲学的第一原则。”

  任教于普林斯顿的加纳哲学家K.A.阿皮亚说:“我开始搞哲学,是为了寻找答案。但在这过程中,我反而重视探讨问题。”

  任教于纽约大学的英国分析哲学家保罗.霍尔维奇,则用维特根斯坦的一句话来表达他自己对搞哲学的看法:“我父亲是个商人,我也是个商人。我搞哲学要像做生意,完成某件事,解决某问题。”

  斯洛文尼亚哲学家斯拉沃烈.齐泽克说:“我讨厌哲学,但如果我不解决掉一个哲学问题,我就不得安宁。哲学对我来说就像女人:她们是无法忍受的,但没有她们就更难受。我只有在写一本书和下一本书之间才有快乐─然后我放松……接着又开始思考哲学。”

 原文地址:http://time-weekly.com/story/2011-01-13/1994.html


返回首页 | 关于天下摄影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摄影互动 | 招聘栏目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版权所有
天下摄影交流群:一群:35765943    二群:176326500  人像群:90556132
Copyright © 2009-2014 台州市天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浙ICP备12002614号 网站法律顾问:陈明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