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热线:0576-88550130   
 
 
点击这里使用QQ登录
登录
注册
 

姜纬:愿摄影之路宽阔自如

作者:秀秀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9-15 15:01:18   点击:413

浙江视觉艺术青年人才培养“新峰计划”摄影创作成果展开幕在即,理当祝贺。我也很乐意提供自己的一些想法和体会,和浙江的年轻摄影师朋友一起探讨,共同提高对摄影的认知水平。


一年多年前,我就写过:“在提携、梳理、推广中国当代摄影新力量方面,无论观念思维,还是专业程度,浙江都远远走在了全国同行的前列。”这些当然值得高兴鼓舞,更重要的是有机会让我们考察中国年轻摄影师探寻、辨析、确证、表达内心感受的潜质、志向、诚意和能力,以及力图独立自主的精神面貌。


摄影发展到今天,或者说摄影之所以有今天的情形,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“业余”精神。翻开真正有见识的摄影史和理论著作,都会意识到这一点。中国年轻摄影师无论走到哪一步,都不能忘记这种精神。


摄影只有在尽力摆脱各种各样工具功用后,才能够真正独立,才能够进入视觉艺术的范畴,这就是摄影的“业余”精神实质。今天的西方博物馆,仍然在提醒着这一点。博物馆和画廊分担着不同的责任,博物馆承担历史性、学术性梳理工作,令人信服地告诉人们,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够进入摄影史,为什么是这些作品。


我七月份在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看了一个非常好的展览,叫“爱德华·霍珀与摄影”,探讨霍珀的绘画对当代摄影产生了怎样的影响,即通过巧妙地处理光线来提升日常主题摄影的水平。爱德华·霍珀的画作有独到的空间构图,在他的画笔下,一切不必要的元素都被抹去,他有效地利用光线和几何图形来创建人物的心情。可以用哲学家爱默生的“陌生的尊严”来形容霍珀所描绘的生活。参加此次展览的有彩色摄影先驱威廉·艾格斯顿、史蒂芬·肖尔、GregoryCrewdson、Philip-Lorca di Corcia、Steve Fitch和Todd Hido六位摄影师。他们的摄影作品类似于霍珀的绘画,虽然记录的是平凡的主题,却将辛酸而又神秘的情感赋予了照片。这个展览并非是从简单的表面意义上和霍珀的绘画相类比,而是从这些摄影师的语言上找到更多一致的走向。罗伯特·亚当斯就承认这样一种影响力的存在。


霍珀作品的影响力是持久不断的,不仅仅局限于二十世纪的美国摄影,而且一直在持续下去。他对客体新形态的认知能力,对心理学的兴趣,作为一个风景艺术家的深度,以及对色彩传递情感的敏锐程度,从而让英国著名作家杰夫·代尔幽默地评述说:霍珀可以说是二十世纪最有影响的美国摄影家,尽管他不拍摄照片。同时相对其他美国艺术家而言,他的影响力在世界范围也是十分广泛的,有着无形的渗透空间,许多照片成为他影响力继续延伸的证明,包括暗示的光线,沉思冥想的状态,以及清晰的洞察力。


我说这个事情是想阐明,到今天,西方顶尖的博物馆,仍然在努力梳理摄影的美学价值,仍然在挖掘摄影、甚至是当代摄影的“业余”精神,并时刻提醒我们,这些摄影的大家们,在成长过程中,怎样客观地看待自己的身段位置,通过不断学习和借鉴,提炼视觉元素,认同自己的“业余”状态,因为他们非常明白,正是由于这样的“业余”精神,才使得摄影持有不断的动力,努力发展出较为独立的、符合其自身的美学特点和体系,逐渐跃登视觉艺术的殿堂,然而,摄影还远未达到稍可松懈的地步。


同时,“业余”精神要求摄影师,尤其是年轻摄影师,一定要诚恳看待自己。无论怎样,生活是最要紧的,追求生活品质是天经地义的。我不相信一个摄影师,他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一塌糊涂,却能够在摄影上真正有所持续的建树。摄影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或者说,是生活方式之一。我认识的一些非常出色的摄影师,他们的工作根本没有影响到他们对于生活品质的追求,道理其实很简单,就品质而言,照片和饮食、服饰、工作环境、家庭环境是一样的。一个人,他对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品质没有追求,不负责任,胡乱对付,那么这样的态度,肯定会影响到他对工作、对作品的品质追求。


摄影师付羽说的:“摄影的挫折感往往来得比较晚”,是非常诚恳的话,对于年轻人来说,一腔热血固然值得鼓励,但理性看待自己、看待生活、看待工作,更为重要,摄影是一辈子的事情,至少是一件需要耐力的事情。


年轻摄影师容易情绪化,容易受各种各样影响,但不难觉察:凡是鼓吹摄影只可以用一种方式来进行,其它都是歪门邪道,必欲“铲除”而后快;凡是认为只需要重视拍什么,不需要注意怎么拍;凡是断定没有必要对摄影的语言、修辞、方法、工艺倾注兴趣,否则就是雕琢,就是玩物丧志;凡是一看到、一听到欧美实验和言论,都是文化帝国主义或殖民主义;凡是画廊、收藏、买卖,必然是无商不奸,扰乱人心;凡是不涉及社会性主题的作品,就是不接地气,无病呻吟,毫无意义;凡是满嘴指责批评,却没有一句建设性意见;凡是语重心长告诫说摄影不是艺术,而是武器,等等。这些认识和说辞,年轻摄影师应该有所辨析,因为我个人觉得,这些认识和说辞,从根本上背离了摄影文化的应有之义,让摄影之路在其发明一百七十五年后越走越狭窄,而不是越走越宽阔自如。年轻摄影师可以也应该打破种种禁锢制约,开放自己的眼界和思想,丰富自己的创作手段和方法,坚定遵从自我的内心。


尊重传统的权威,理解历史赋予各种成规的美学功能;破除传统的拘禁,意识到各种成规的美学功能与历史的要求产生了深刻的矛盾——“通”与“变”的辩证转换显然有助于考虑摄影的“边界”。


如果某种范本被奉为摄影“边界”的唯一解释,那么,过于狭窄的通道不得不重新设计。当代摄影之所以多元化和多样性,显然由于生活的冲击。我们的周围出现了大量前所未有的事物,这些事物不仅剧烈地改造公众的观念和感觉方式,而且有力地摇撼沿袭已久的摄影表达和输出方式。可以大声疾呼,壮怀激烈,也可以玄思妙想,细语独白,可以谐趣幽默,也可以悲愤尖锐,如此宽阔的音域必然要甩下单调刻板的演唱技巧。这是摄影的“边界”持续遭受挑战的主要理由。当然,挑战通常会遇到抵抗。对于那些面目怪异的摄影,某些批评家愤怒地拒绝称之为“摄影”。在我看来,这不是多么严重的事情。重要的是表达出了什么,而不是赢得“摄影”的某项桂冠。


愿浙江年轻摄影师朋友的摄影之路越走越宽阔自如。



转发到  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  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   QQ空间  



欢迎关注天下摄影网微信公众平台
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
扫描上方的二维码


返回首页 | 关于天下摄影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摄影互动 | 招聘栏目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版权所有
天下摄影交流群:一群:35765943    二群:176326500  人像群:90556132
Copyright © 2009-2014 台州市天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0265号

浙ICP备12002614号 网站法律顾问:陈明律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