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热线:0576-88550130   
 
 
点击这里使用QQ登录
登录
注册
 

任悦:《观海》

作者:秀秀   发布时间:2014-09-15 15:03:29   点击:665

叶文龙的《曾经沧海》让我想起罗伯特·亚当斯(Robert Adams)在作品《新西部》(The New West )里的发言。罗伯特·亚当斯提到,很多人都对他的照片充满疑问,为什么要拍摄大片的房屋,广告牌?他说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,但却太难回答了:“为什么我总睁着眼睛,在国家公园这样纯自然的地方却闭上眼睛呢?有一个答案是,因为我们不住在公园里,我们需要改进的是我们自己家园的环境,我们必须要睁大眼睛去看。”


同样都是“亚当斯”,罗伯特·亚当斯的照片里没有安塞尔·亚当斯对美国西部风景的极尽赞美,他看到是人类对风景越来越多的介入,他不想无视这个事实。



罗伯特·亚当斯是《新地志:被人为改变的风景》( New Topographics:Photographs of a Man-Altered Landscape,1975年)这个展览十位参展摄影师之一。这个被后人津津乐道的展览,当年却饱受诟病。新地志这个展览的参展者虽依然从风景出发展开拍摄,但他们的镜头里却不再是纯粹的风光,而是有着若隐若现的人为痕迹。更重要的是,这些照片也转向了一种新的美学表达,正如策展人所指出的:“它们拥有丰富的视觉信息,但却全然回避任何观点、情感和唯美的追求。”


我从叶文龙的照片中看到了相同的态度。叶文龙的家乡在风光秀丽的乐清雁荡山,这是他捡起相机的原因,也是他拍摄风光的动机所在,因为风光就在身边。但正如当年美国在工业化发展过程中所经历的城市的扩张,人与自然的平衡被打破,中国也面临同样的问题。叶文龙的这部作品也基于他身边发生的变化——人类于风景的介入已经不可避免,即便是大海这样浩然辽阔的景观,也在不断被吞噬。


叶文龙的《曾经沧海》由两个篇章构成,第一部分是人类在海岸线附近的活动:填海,围涂造地……;苍白的水面和翻起的裸露的土地,海不再是传统表述中“浪漫”的意向,变得相当枯燥。值得注意的是,人在画面中所占的比例都很小,无论是工人还是农民,他们都被包裹在繁杂的人造以及自然景观中,远远有广告牌写着CITY这样的英文,显得相当荒诞。作品的另一部分是来自海底的物件,它们在填海的过程中浮出水面,作者在影棚里以证件照的方式布光为其留存档案,与陆地的场景相似,这些物件也是自然物和人造物的混杂体,贝壳与渔网、轮胎、塑料、甚至是水泥浇筑物共生在一起,见证着现代社会的变迁。


作者在照片里没有抛出任何情绪,也无结论。之所以有这种趋冷的表达,是因为摄影师不但看到风景中存在的问题,也同时看到了这个问题的复杂性,正如叶文龙在自己的阐释中提到的:“当我扛起相机,面对这些遭到破坏的景观时,内心是冷静的,因为我知道很多东西是无法阻止的,唯有忠实客观地记录下来。”



新地志展览中,一半参展摄影师都使用了8×10大画幅相机,试图极尽丰富地记录眼前一切。叶文龙这组照片也用大画幅相机拍摄,摄影师看似仅仅是在表述事实,但却力求让每个细节都要“可见”,从而形成一个丰富的切面,得以让观者在其中流连;自然,人造物,人为的介入,这种不和谐的共生,为观看者提供了足够形成判断的视觉线索。


尽管我用新地志这个展览来谈叶文龙的作品,但那毕竟是上个世纪的作品,比如,当时除了肖尔(StephenShore),其他人都是黑白作品。叶文龙的这部作品虽理念一致,但与新地志运动还有明显的不同,他的照片具有更强烈的叙事性。填海这个系列有一种舞台剧的感觉,画面里的人物不是可有可无的装饰,他们是每一张照片里的主角,比如,正在打桩的几个工人,他们如此专心工作,似乎对脚下的泥沼以及周围荒芜的风景浑然不觉,在这里,每一张照片都是一幕现代剧。



转发到   新浪微博新浪微博  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   QQ空间  



欢迎关注天下摄影网微信公众平台

请使用微信扫一扫功能
扫描上方的二维码


返回首页 | 关于天下摄影 | 服务条款 | 广告服务 | 摄影互动 | 招聘栏目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导航 | 版权所有
天下摄影交流群:一群:35765943    二群:176326500  人像群:90556132
Copyright © 2009-2014 台州市天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
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0265号

浙ICP备12002614号 网站法律顾问:陈明律师